耽美小说推荐 > 夫君,用膳了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看到蛇了吗,三丝蛇羹安排上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看到蛇了吗,三丝蛇羹安排上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那天把话跟裴朔说开,孙娘把砖瓦工给请了回来,又给她招来一对姐弟,负责洗碗和择菜,跑堂。

这可把阿瑶开心坏了,当场就做了三道大菜,飘出来的香味勾出路过的行人肚子里的馋虫,在附近有活动还没离开孙娘脚店的老食客寻香奔回来,直说阿瑶太不厚道,好东西永远都是在打烊之后悄悄做。

店里有大块头宋方坐镇,孙娘放心不少。

分出人手之后,阿瑶效率明显提高,孙娘脚店的生意蒸蒸日上。

安稳日子过不了几天,包招财为首的几个闲汉上门找麻烦。

那天正值中午,宋方和李刚两个在大堂往来送菜收钱,老板娘照看着她的大娃小宝还能腾出手记账,阿瑶和李柔在厨房,一个学了几天照葫芦画瓢地配菜,一个终于解除琐事缠身专心炒菜,两个姑娘不时聊上几句。

大堂的食客有说有笑:“这里老板娘人很好,大伙有趣的紧,做出来的小菜可口,我超喜欢这里的。”

包招财领着几个人大摇大摆走进来,食客各有各的圈子,起初没注意,散客注意此人面带戾气,多半要找茬,琢磨是要等闹起来趁机溜走,还是先把钱付了趁乱溜?

老板娘见有人进来,扫了一眼看清来人如临大敌。

“又是你?”她腾地一下站起来,“你来做什么?”

宋方把菜放下,守在老板娘前面,眼神问询着,孙娘微微点头,他把胸膛一挺,突出结实的胸肌:“客人打尖还是路过?”

“你这是赶客!”包招财瑟缩,大块头跟门板一样杵在他面前,拦住去路,他下意识比对两人的身材,力量悬殊。

转念一想,谁跟他比力量,他可是有身份的人,于是也把瘦弱的身板一挺:“大爷我打尖,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店里不欢迎你。”孙娘有宋方作后盾,底气足了。

包招财:“孙娘,几天没见,你不光勾搭了小白脸,又招了个壮汉。姓王的在地下他知道吗?哈哈哈!”

“你!”

油锅上菜,阿瑶停下摆盘的动作,侧耳:“外面动静听着不对。李柔,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李柔擦了手准备过去,她弟弟李刚冲了进来,指着外面说:“有人来找麻烦了!”

阿瑶反应极快,“是不是叫包招财或者财霸王的?”

“对,就是他。现在老板娘跟他们僵持,店里的客人有的从后门离开,有的被他们威胁,钱都没给就走了!”李刚气愤。“瑶柱姐,我们怎么办?”

“呵,来得正好,我还怕他们不来!算时间,大理寺那些人也快来了。”阿瑶冷笑,在两姐弟震惊的目光中,一手拎起灶上烧得正红的铁锅往外走。

“李柔,把炉上烧开水的铜壶提上,小心别烫到自己。”

两姐弟久久不能回神。李刚喉咙滚动,说话仍觉得干涩:“姐,那个锅……很轻对吧?”○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呵呵。”

“……”

包招财还没意识到一个可怕的角色即将登出,加入战局。

被宋方挡在门口,他也不强行进来,就在门口污言秽语地骂。

店里的客人被他威胁得走光,破坏孙娘生意令他心情舒畅,但仍不解气。

那天被五花大绑丢到大街还垫底,让他脸面尽失。不光是孙娘,还有那个臭小子他都要找回场子!

孙娘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通红,双拳攥得死紧。

“宋方,你让开!”

说话的却是阿瑶,出来就听见包招财在大街肆意谩骂,她声音平静,即将酝酿一场暴风雨。

宋方让开,阿瑶手下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引起他多看几眼,发觉是个炒菜锅,他也沉默了。

包招财越骂越起劲,他带来的闲汉在旁边起哄地笑。

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

附近的店主摇头叹气,孙娘真是苦命人,可说到上前帮忙,一家老小靠着摊子吃饭,得罪财霸王的下场,这不摆着呢。

生活艰难。

突然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刮在眼前,伴随热浪排来,包招财的鼻尖凉意入骨,直觉危险,退后几步,定睛一看竟是一个大炒锅。

“什么玩意?”

“不是玩意的东西。”阿瑶说道,她用铁锅指着包招财:“只有不是玩意的东西吐不出人话!”

人群里有谁发出一声嗤笑。

“大哥,她在骂你。”闲汉说。

包招财:“我当然知道她在骂我!死丫头看我不教训你……嘶!”他往前走一步,他奈何不了那个肌肉大块头,难不成还搞不定一个丫头?

他以为他能抓过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丢到一边。

哪知道好像触摸一块烙铁,当场烫得他缩回手猛吹,手掌红得滴血。

阿瑶见他的惨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这口炒锅刚炒完菜,阿瑶用竹刷刷了锅,蒸发锅里残余的水珠,还没抹猪油炒下一道菜,包招财就上门找抽。

“谁教训谁?”阿瑶叉着腰以炒锅为指,步步紧逼包招财他们,她也不走太远,跨出门槛就对包招财“礼尚往来”。

阿瑶虽然不参与街坊邻里的八卦,左耳进右耳出,嘴巴不说,有的人嘴巴缺德,指桑骂槐的功夫叹为观止。阿瑶骂不出阴损的话,可对包招财这种败类,指桑骂槐这种可以文雅不带脏的,她说得很溜嘴。

一时间,孙娘脚店前骂人的角色反了,只听见悦耳清脆的女声。

“哎呀,小瑶柱平时显山不露水,没想到嘴巴原来厉害的很。”

“那个铁锅……应该是看着重,拎起来轻吧?”

“……”一些相熟的食客加入沉默套餐,那是他们吃菜的炒锅!

“头一回看到财霸王骂不过人,那个小姑娘是谁?”

“她是孙娘脚店的厨娘,做菜特别好吃。”

“嗨,就算做菜好吃又怎样,得罪了财霸王,能有什么好下场?孙娘是一个,现在再多一个小丫头,委屈委屈就好了,何必呢。”

别看阿瑶年纪轻轻,长得跟豆芽小青葱似的,挥舞起十来斤重的铁锅虎虎生风,虽不能把人拍飞出去,却能打出内伤,包招财他们但凡想靠近她,炒锅侍候!

莫行乐领着他的大理寺天团,手里挎着篮子,里头装得都是野菜菌菇,春天特有的时蔬还有虾,篮子跟他本人的形象尤其不符。没关系,他的下属们已经习以为常了。

孙娘脚店附近围了一圈人,莫行乐挤了进去,站在门口用锅指着一群闲汉的人不是阿瑶又是谁,再听周围人的闲话就大致明白发生,“天子脚下,这里还是最接近各个官衙的厢坊,难道就没人管?”

“有,但是能怎么管?他是街子,管着这片区,他爹是厢典,又跟公事所的长官相熟,据说还是姻亲,想要告状必先经过公事所,他做算不得罪大恶极,衙门让回到公事所解决纠纷,能怎办?”

莫行乐摩挲下巴,侧身低声跟主簿说:“让刑部的人来跑一趟。”

“大人,刑部……会不会小题大作了点,请府尹大人派人来就成了。”主簿低声回道,主要是刑部它不管这事呀!

莫行乐:“俗话说,情绪累积到顶峰,再老实的人也会发疯,别看小瑶柱现在拿的是锅,要是把锅换成菜刀你怎么想?”

主簿兰花指捻着小胡子,好像有点道理,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大人,请问这个俗话……是出自哪里?”

“我说的。”莫行乐随口回答,“哎,你别管谁说的,赶紧喊人,我看小瑶柱撑不了多久。”

莫行乐看出阿瑶外强中干,暗里摇头,像包招财这样的泼皮无赖,嘴比他厉害也没用,他脸皮厚不在意。而阿瑶的体力,应该快到极点了吧?

这个人怎么还不走?

阿瑶抿紧了唇,真难缠。“你走不走!”

“嘿嘿,没气力了吧?”似乎觉得已经等到阿瑶没气力的包招财以为有机会,又嬉皮笑脸凑近挑衅。“小丫头就是……你疯了吗!”

却见阿瑶飞快夺下铜水壶向上泼去!

包招财和他身边的闲汉躲避不及,从头到脚被淋了个落汤鸡。

从火炉上取下来的开水放到现在,已经没有原先的滚烫,泼到身上还能感觉到水的温度。

周围的人哇的一声。

“这次是水,下次你猜会不会是油?”阿瑶说道。

同时她终于接收到身后宋方的信号,跟他换了个位置。孙娘脚店里不仅仅只有小丫头,大块头还没上阵。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衙役姗姗来迟,驱赶围观人群直达孙娘脚店。

阿瑶让李柔和李刚把铁锅跟水壶收回去,那边包招财就恶人先告状,说他路过,阿瑶无端用水泼他,这种小事交给公事所处理就行,对于上门闹事只字不提。

莫行乐拍着手走出来:“真是叹为观止啊,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见过很多,众目睽睽之下还能说假话也是厉害。”

“莫大人。”衙役们拱手。

“客气话不用说,把这几个闹事的带回去。”莫行乐摆摆手,衙役们把那几个闲汉给绑起来,他无视后面哭天喊地叫冤枉的几个人,施施然走到阿瑶跟前:“鬼灵精,给我挖坑。”

阿瑶探出头,笑道:“这不因为莫大人有侠义之心嘛,小的给您好吃好喝赔礼了。”

“那必须!你看着做,我跑一趟府尹,希望回来有好吃的。”莫行乐手指点了点阿瑶,把篮子交给了阿瑶。

“啊——”

厨房传来尖叫,阿瑶拔腿往厨房跑,拨开帘子瞳孔一缩,灶头、调料罐边上、地面攀着蛇!打开的支摘窗遗落了一个竹篓,里边还有蛇蜷缩,可想而知蛇都是从那来。

分明就是有人蓄意放蛇!

李柔已经吓哭,浑身发软,李刚护着姐姐,眼神死死盯着他们面前的蛇,不敢妄动。

“你们到外面去,通知宋方和老板娘,厨房交给我待会处理。”阿瑶往他们身边走去,抄了门边的长棍,压住在他们姐弟面前的那条蛇的颈部,示意他们离开,补充道:“放心吧,蛇没毒。”

两姐弟战战兢兢,互相扶持,不断地向后退去,见那条蛇完全没动静,赶紧拔腿离开通知老板娘。

阿瑶在厨房,目光冷冽。

她忽然动了。

长棍用力压制住蛇的颈部,不让它乱动,一脚踩在它的尾巴,眼快手也快,抓住蛇身逐渐往头部方向,一只手掌压住头,另一只手抓捏住它的颈,不让它翻身咬到她,蛇尾自然缠绕阿瑶的手腕。

动作迅速准确,捉蛇一靠经验,二是手快胆大。

阿瑶眼角抽了抽,趁莫行乐他们还没走远,赶紧追上。

老板娘和宋方感觉一阵风掠过,李柔腿又软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那是蛇吧?瑶柱姐好厉害!她眼睛亮晶晶,崇拜地看着阿瑶离开的身影。

阿瑶跑出孙娘脚店,看了看他们的方向。包招财还在叨叨,企图拖时间慢慢走。

“莫大哥!等你回来,我给你加菜,看这里有现成的食材!”阿瑶高声大喊,吸引他们回头,然后举起她手上捏住的蛇,皮笑肉不笑:“包招财,感谢你的馈赠,一厨房的蛇一定不便宜吧?我一定会好好把你丢的那些蛇,扒、皮、抽、筋!做成三丝蛇羹、蛟凤斗、猪肉蛇饼、香酥蛇段等。”

阿瑶举着蛇一步步走来,包招财回想起那天看到他的小弟被蛇支配的恐惧,连忙把放蛇的人给供出来,“不是我,是他想得主意!”

他说的人就是那天被小乖缠住脖子的人,买毒蛇他不敢,生怕没放出来就先把自己给咬死,就在肉市上买了做菜用的蛇,以为放蛇把阿瑶他们吓得不轻,还能干扰她们做生意。

可他忘了。

厨房是阿瑶的地盘。

阿瑶,是个厨娘。

她那位没获得名分的某裴家公子,养了一条蛇,曾经还把他的脖子缠成一条好看的白围脖。

“你还是人吗!”放蛇的闲汉失控大喊。

“就是你放老鼠,我也能做成菜……然后,送给你吃。”阿瑶阴森森道。“说!你往我厨房里扔了多少条蛇!”

“你怎么,怎么会知道我还放了老,老鼠。”他打了个寒噤。“我放了十四条……”

包招财莫名又有了底气:“哈哈哈,大爷我不仅放了蛇,放了老鼠,蛇虫鼠蚁,我都放齐,这下看你怎么店还开下去!”

莫行乐:“厉害了啊,本官以为只是个横行霸道,为祸街坊的小混混。没想到,竟然酝酿出如此恶性事件,上镣铐,押回京城府,我们回去,把人接来大理寺好好审问!此风决不可长!”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夫君,用膳了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夫君,用膳了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