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雀仙桥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种子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种子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卢渊傲然地笑道:“我们的大都督为何要和拓跋寿开战?”

夏侯有义没有吭声。

这件事按照萧桓上书的说法,就是为了不让北凉继续骚扰边境——因北豫州和豫州相邻,北豫州是拓跋寿的藩地,豫州却紧邻扬州。朝廷南迁以前,在一块地方,后来北边被北凉占领,南边归了朝廷,这才有了南北豫州之分。两州的人不仅通婚,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边界线也不是那么的分明,因而常常会发生小规模的战争。

萧桓任扬州刺史,持节徐、豫两州之后,曾上书给夏侯有义,想用武力和拓跋寿一争高下,震慑北凉让其不再轻易出兵豫州。

当时他是同意了的。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萧桓什么也没有跟他说,直接出兵北上,直到攻下了东平郡才传来消息。

事后萧桓虽然向他解释,说这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可夏侯有义心里还是不舒服,觉得萧桓看着温文尔雅,骨子里却桀骜不驯,说不定心里还怨恨朝廷曾经清剿过吴中的事。

卢渊就更清楚这件事了。

他的计策之所以能成功,与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

想到这些,卢渊就轻轻地瞥了夏侯有义一眼。

他真心瞧不上夏侯家的这些君王。自己没有本事约束群臣,还巴不得事事都以他们为尊,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想震慑拓跋寿肯定是有的。”卢渊继续道,“但战事进行的这样顺利,为何不直攻颖川?说来说去,他只是想收拾拓跋寿,并不想和北凉开战。大都督为何要放北凉一马呢?不过是养匪自重罢了。”

“养匪自重?”夏侯有义不解。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卢渊笑道:“若是北凉被他灭了国,您还要他这个大都督做什么?到时候他就得卸甲归田啊!他怎么能声名雀起?怎么能一呼百应?他怎么能凌驾于百官之上?”

他就差没说怎么让天子皇权旁落了。

夏侯有义沉思着没有说话。

卢渊想了想,索性给了他一记重拳,道:“您可知道为何后来武宗皇帝不仅不宠幸文宣皇后,还压着郑芬不让他出头?”

夏侯有义恍然大悟般地看了卢渊一眼,神色晦涩。

卢渊笑道:“不过是怕郑家再出一个郑璨罢了!”

夏侯有义面无表情地垂下了眼眸,盯着茶盅上的花纹良久没有吱声。

卢渊叹了一口气。

夏侯有义就道:“那,那这个时候要召回大都督吗?”

“召回吧!”卢渊面容冷峻,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道,“拓跋寿有命在,好歹能挡一挡萧桓,让萧桓全力对付北凉。否则,等到他把北凉那边都安抚好了,就该转过身来对付我了。”

“我的身份名望摆在那里,他不管怎么对付我,也不可能杀了我,最多也就是让我恶心恶心。可到时候朝廷的格局就被打破了。没有了我的制衡,不知道萧桓能不能管得住自己。”

“还有晋陵长公主。从来不曾受过委屈。那个脾气,一言不合,连崔家的家主都敢杀。您就别指望着她能勒住萧桓的缰绳了。她能管着她自己就不错。怕就怕两个混世魔王弄一块儿去了……”

夏侯有义不再说什么,咬着牙吩咐身边的人:“下旨请大都督班师回朝,到建康城来领赏。”

内侍去传旨。

卢渊见夏侯有义神色有些恍惚,想到自己来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就委婉地起身告辞了。

萧桓七月中旬回到扬州。

此时拓跋寿已要被他打得一直逃窜去了幽州,若不是考虑到拓跋寿还没有儿子,拓跋寿若是死了,藩地会被北凉收回,卢渊等人面对这么大的一块肥肉肯定会想办法让他攻下,而他若攻下了北豫州等地之后,凭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却不足以占为己有,反而会为卢渊等人做嫁衣,他只怕早就直接把拓跋寿的人头挂在城墙上了。

而随着他回到扬州,拓跋寿也回到了自己位于北豫州的王府。

拓跋寿在逃亡的途中摔断了腿。

他一面忍受着医工给他重新包扎上药,一面骂着萧桓:“真不要脸!前脚接了我送的东西,后脚就一路把我赶到了幽州。老子若不是大意,怎么会给他得逞。让他等着,等我养好了伤,看我不打到扬州去,弄死他!”

那医工嘴角微撇,装作没有听见。

萧桓用兵如神,若是想拓跋寿死,拓跋寿早就死了。

他这么干,是要麻痹建康城里的天子和大将军卢渊吧?

医工想着,觉得拓跋寿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战神的封号,十之八、九也要让给别人。

萧桓却像受了教训,这次返家,一声不吭地把自己的箱笼放到夏侯虞的库房里,把装有皮毛、珠宝等名贵饰物的箱笼则搬到了夏侯虞的面前,打开金光闪闪的箱子,语气却淡然地对她道:“都是给你的。你让身边的人帮着登记造册一下,不懂的可以来问我。”说完,洗漱一番自去睡了。

夏侯虞莫名其妙,但亮晶晶的饰物谁都喜欢。

她把东西交给了阿良,到了时间就歇下了。

半夜,被萧桓热醒了。

他覆在她身上作乱,偏偏眼睛还闭着,粗重的呼吸仿佛是在撒娇。

夏侯虞想到他这段时间前有拓跋寿这个号称战神的敌手,后有建康城这班恨不得他战死的假盟友,还有她这个处处拖他后腿的结发之妻……萧桓能走到今天真正的是很不容易。她心一软,也就随他去了。

萧桓一直把夏侯虞折腾到天色泛白,夏侯虞生不如死,只知道低泣着求饶,他这才心满意足侧身躺下,轻轻地抚着夏侯虞的光洁细腻的皮肤,温声地道:“你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呢?”

他每隔几天就给她送来一封信,她没有什么和他说的,只能说说每天的吃穿嚼用,他倒好,像没有听说过似的,还问她每天在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她累得不得了,打开萧桓的手,低声抱怨道,“你要是想不起来,就去看我收起来的信,我要睡觉。你不许吵我!”说完,也不管萧桓,翻了个身,抱着隐囊就沉沉地睡了。

萧桓看着夏侯虞红扑扑的脸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不是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想和夏侯虞说说体己话吗?

不过,久别胜新婚,这话还真是有点道理。

萧桓再三地回味着,过了一会儿才睡着。

*

亲们,今天的第一更!

*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雀仙桥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雀仙桥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