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雀仙桥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扬州

第二百一十三章 扬州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夏侯虞尴尬地笑。

萧桓却道:“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不再说这件事,让夏侯虞松了一口气。

她已跟着萧桓走了出去。

外面欢声笑语一片,有人被拽上甲板,冷得直哆嗦,一边跳着脚一边道:“真的一条鱼都没有摸到!邪了门了!”

立刻有人拿着被子一面把人紧紧裹了,一面笑道:“阿水都说没鱼了,你们非不相信。我看,长公主中午的这碗鱼汤挺悬,不如想办法撑了小舟去岸上买两条。”

“这主意不错!”有人应道。

夏侯虞忍俊不禁。

众人回过头来。

看见了夏侯虞和萧桓。

一时间都呆了。

“长公主,大都督。”还好阿水灵敏,很快就回过神来,上前给两人行礼。

“长公主,大都督!”此起彼伏的问候声响了起来。

夏侯虞和萧桓朝着大家点头示意,萧桓更笑盈盈地道:“冬天,没有鱼也是很正常的。阿水,你带两个人,去买几条鱼给大家做鱼汤好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河中有人从水面上钻了出来,手里还扬着条筷子长的鱼,兴奋地叫道:“我摸到鱼了,我摸到鱼了。”

“啊!”大家都跑到船舷边看,还有人回头朝夏侯虞和萧桓道,“长公主,大都督,有鱼。”

可这也太艰难了一点吧?!

夏侯虞和萧桓不由相视而笑,却没有去破坏大家的兴致,而是高兴地道:“摸到鱼的叫什么?赏一坛酒。”

众人起起哄来。

中午他们果然就喝上了鱼汤。

只是萧桓赏酒的事还是刺激了这些部曲,连着好几天大家都下水摸鱼。

夏侯虞无奈地道:“怎么上了瘾似的!跟他们说别下河了,若是有人冻坏了可就麻烦了。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好一点的医工。”

萧桓笑道:“随他们去吧?算是练练水性好了。”

船上顿时又像去从建康去襄阳那样的热闹起来。

大家轮番下河,有人被冻得再也不敢下水,有人却越游却觉得有意思,摸到鱼的,萧桓照例赏一坛酒。

日子一眨眼的功夫就过了。

他们到了扬州。

除了扬州的官吏,徐、雍两州的刺史和官吏也都前来迎接。桓

积雪覆地的码头,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

萧桓问夏侯虞:“你想见他们吗?要是不想见,就先回去。”

冷风往脖子里直灌。

夏侯虞道:“我还是先回去等你吧!”

萧桓叮嘱了萧荣几句,这才下了船。

夏侯虞和萧桓在扬州的府邸位于扬州城北,离扬州码头不远,却又闹中取静,庭院重重,看得出来,是有些年头的老宅子。

萧荣陪着她进了门,陪着她往正院去:“原来是扬州一大商贾的私宅,后来他搬去了建康,就想把宅子卖了。只是这宅子太大,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买主,就空了两年。听说卢淮也打过这宅子的主意,结果他北伐兵败,也就没有心思管这些了。”

夏侯虞四处打量。

虽然已是冬天了,但一步一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精致又不失明瑟,她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宅子。

等萧荣亲自点好了火盆,阿良收拾好了房子里的陈设,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夏侯虞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出来,屋子里已经摆好了晚膳。

“您刚才梳洗的时候,大都督派了人过来,说晚上不回来用晚膳了。”阿良禀道,“老神仙来了扬州。大都督在外院设宴款待老神仙。”

夏侯虞愕然。

洪赋怎么来了?

他来这里做什么?

马上就要过年了,有什么事不能等到过完年再说?

她微微蹙眉,草草地用了晚膳。

那天晚上萧桓回来的很晚,回到内室发现夏侯虞还没有睡,在等他。

他不禁快步上前,道:“怎么还没有睡?是不是在担心我?”

话音刚落,两人俱是一愣。

萧桓就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道:“我是说,你是不是在担心老神仙为何找我?也没有别的事,是为了洪怜。他跑了。老神仙也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这些年他在外面历练,老神仙也不知道他到底都结交了些什么人,怕他执迷不悟,还想刺杀,让我小心点,也是来给我道个歉,觉得这件事是他做的不对。想到印林是自己敬重之人,就让洪怜占了洪家嫡长孙的位置,却没有想到洪怜心胸这样的狭窄。

“他已经决定亲自捉了洪怜回罗浮山。

“以后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洪怜病逝了。

“准备让洪怜改回姓印,也算是为印家留一点血脉了。”

“怎么会这样?”夏侯虞从窘境中挣脱出来,她道,“老神仙已经走了吗?他猜到洪怜还会去哪些地方吗?”

萧桓坐在了她身边,温声道:“老神仙也想见你一面。我们都没有想到你这个时候还没有睡,老神仙就留在了客房。我约了老神仙明天用早膳。至于洪怜,老神仙已经跟自己的一些学生交待过了,还到他可能去的地方找过了,没有踪影,老神仙这才担心他走歧路,特意跑来告诫我。”

夏侯虞道:“若是这次还捉住了他,你准备怎么办?”

萧桓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夏侯虞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柔声道:“你注意到哪里都多带两个人就是了。天色不早了,快点睡吧!”

萧桓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和洪赋用早膳。

洪赋感觉没有上次见面时那样的精神了,但面色依旧红润,目光依旧很明亮。

他在面对夏侯虞的时候,很是愧疚。

夏侯虞劝了他良久,他这才打起精神。

不过,他走的时候送了夏侯虞和萧桓一本他自己画的五禽戏,说是让夏侯虞和萧桓没事的时候可以好好练习练习,也可以传给孩子们。

夏侯虞听着面色一红,悄悄地朝萧桓望去。

萧桓倒是面无表情,耳朵却红彤彤的。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送走了洪赋,萧桓身边增添了人手,夏侯虞这边却整天呆在家里,指使着阿良等人伺弄着她的花花草草。

阿好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阿良身后,一会儿帮那些侍女拿着花盆,一会儿去打壶水来,忙得额头冒汗,不亦乐乎。

很快,家里就到处是花草,清冷的房子也变得温暖起来。

萧桓和夏侯虞商量,想在家里宴请这次跟着他来扬州的将士。

夏侯虞惊讶地望着萧桓。

萧桓麾下的将士,可以说是萧桓赖以生存所在,他居然把她推荐给他的麾下认识,他就不怕她有贰心吗?

她想到他们来扬州的船上,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对她说的那句“你看,我的部曲待你多好。听说你要吃鱼,这么冷的天,一个个的都跳到河里去给你摸鱼去了”。

夏侯虞当时以为他只是玩笑,此时看来,却像是一种承诺。

一种祸福与共的承诺!

*

亲们,今天的第二更!

*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雀仙桥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雀仙桥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