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雀仙桥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入土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入土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这是夏侯虞前世和萧桓相处得来的经验。

萧桓仓促间坐上了大司马的位置,坐得并不稳当,而且已成众矢之的,几次北伐,也是为了稳固地位,其中的艰辛,她这个外人都能想象的到,何况是萧桓。

但萧桓从来不跟她说这些。

偶尔话题涉及到朝廷中的一些事,萧桓都会轻描淡写略过,反而会若有若无地提及他都做成了些什么事。

如开屏的孔雀,就算是有什么伤痛,也只会藏在靓丽的羽毛之后。

杜慧和萧桓没有什么交集,无从判断萧桓的想法,听夏侯虞这么说,也只能另想办法。

夏侯虞笑着安慰杜慧:“你也不用太担心,谢大人已写信给萧桓,他会想办法解决的。我们呢,也帮着看着点,若是情况不对,委婉地提醒提醒萧桓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

杜慧叹气。

夏侯虞开始给夏侯有道准备祭品。

今天这事,明天那事,日子很快就到了九月下旬。

她接到萧桓的来信,他会在二十二之前赶回建康城。

夏侯虞少不得要通知萧荣,让萧荣给萧桓准备下榻之处。

萧荣欲言又止。

夏侯虞难得好脾气,笑道“你想说什么?”

萧荣忙躬身道:“我寻思这已经是快入冬了,要不要放些都督的衣饰在庄园。”

是准备让萧桓在这边住吗?

夏侯虞晃了晃神,想着这个时候萧家没人在建康城,也不矫情,道:“你若是觉得要必要,就让人拿过来好了!”

萧荣欢喜地应是。

夏侯虞去了显阳宫。

自上次她回了章含的话之后,夏侯有义对她好像更亲昵了。

像这次她来和夏侯有义商量阿弟棺椁入陵之事,夏侯有义对她的提议没有任何的意见,几乎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夏侯虞心中大定,留在宫里和夏侯有义用了午膳才回去。

萧桓在夏侯有道下葬的前一天回到了建康城。

他问来接他的萧荣:“长公主呢?”

萧荣笑道:“长公主昨天就去了万乘寺。今天晚上应该会宿在万乘寺。”

连着几日赶路,让萧桓很是疲惫。

原本他是不准备在这个时候回建康城的,可卢家攻讦萧家和北凉权臣顾夏做白瓷生意的事却让他心生不安。耽美小说推荐々々www.dmxsTj.com

当初他父亲就不赞成和顾夏做生意,但顾夏几次派人来谈,开得价非常高,他刚刚在印林的麾下效力,自带了五千部曲跟随印林伐蜀,需要大量的财务,他父亲最终还是铤而走险,把白瓷运到了北凉。

但他父亲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找了韦家做中间人。

韦家南下之后家境大不如从前,又因一边是萧家一边是顾家,这才下了决心捞这一笔。

果然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韦家为了自家的利益,背叛了和萧家的盟约。

这此事他都不怕。

他怕的是父亲的死因被翻出来。

他的父亲,原本可以不死的,但为了保护他母亲的名誉,为了保护他和阿弟的名声,以自缢为代价,换来了萧家族老们的三缄其口。

若是母亲的事被翻了出来,他父亲的死又有什么意义了呢?

他这么多年来的沉默又有什么意义呢?

萧桓满脸倦色地揉了揉鬓角,道:“我先睡一觉,明天清早再去见长公主。”

萧荣应诺,亲自去了趟万乘寺,把萧桓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夏侯虞。

夏侯虞正由杜慧和柳氏陪着在给夏侯有道烧纸符。

听说萧桓赶了回来,柳氏笑着对夏侯虞道:“都督有心了。文宣皇后在地下也该高兴了!”

她觉得萧桓对夏侯虞很好。

夏侯虞在心里叹了口气。

第二天夫妻见面,萧桓轻裘缓带,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显得精神奕奕,一点也看不出来赶了路的样子。

两人见了礼。

萧桓见夏侯虞眼皮微红,神色憔悴,好像几天都没有休息好似的,不由温声道:“长公主可还支持得住?”

他们等会不能坐车,要一直走到夏侯有道的陵宫。

大约要走两个时辰左右。

“多谢!”夏侯虞淡淡地笑道,“我没什么事!”

之后两人就没话了。

萧桓觉得此时自己应该走开,去和谢丹阳等人说说话才是,可见夏侯虞和他说完话后,目露茫然和惆怅的样子,他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走开。

可这样两两相对无语也不好吧?

他只好道:“尚书台发出来的章程我仔细看过了,谢大人也会仔细地盯着,不会有什么错的。听说这两天长公主都歇在寺庙里?此时离出殡还有半个时辰,长公主要不要到厢房里假寐片刻?时辰到了我让人去请长公主。”

“不用了!”夏侯虞淡然地道,目光越过萧桓,落在了正朝这里缓缓走过来的卢渊身上。

她有些日子没见着卢渊了。

特别是她从姑苏回来之后,卢渊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和萧桓的争斗上了。

不知道这两人见面,会是怎样一副剑拔弩张的景象?

夏侯虞寻思着,萧桓却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卢氏三兄弟。

卢渊还是那样儒雅沉稳的模样。卢淮则面带匪气,还是那样无所畏惧的嚣张。卢泱则走在他们身后,看着像个随从似的。

萧桓目光闪了闪,笑着迎上前去:“大将军,许久未见!”

卢渊的云淡风轻般点了点头,和萧桓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卢淮和卢泱往安放着夏侯有道棺椁的灵堂去。

萧桓不以为然,和其他官吏打着招呼。

夏侯虞看着有点傻眼。

前世,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谦和的萧桓。

那个时候,他总是板着个脸,仿佛看谁都不高兴似的。

果然年轻的时候就不一样啊!

夏侯虞想着,夏侯有义带着一群臣子过来了。

她跪在了夏侯有道的棺椁旁边。

卢渊敬香的时候也没有看夏侯虞一眼。

夏侯虞觉得没什么和卢渊说的。

两人无言相对,直到夏侯有道的棺椁被拖进了陵宫,她意识到从今以后她和自己的阿弟阴阳两隔,自己在这世上从此孑然一身,再无相伴之人,哭得不能自已。

那些来送葬的命妇们也都哭了起来。

而且哭得还比夏侯虞姿态优美,更加悲伤。

一眼望去,夏侯虞也不过是其中一人罢了。

可莫名的,萧桓想到自己父亲死的时候。

他伤心欲绝,觉得落一滴眼泪都是对父亲之死的亵渎。可在别人的眼里,他却是沉稳内敛,礼数周到,堪为大用的典范。

那夏侯虞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萧桓的眼神追随着夏侯虞,好一会儿才挪开。

*

亲们,今天的第一更!

*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雀仙桥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雀仙桥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