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雀仙桥 > 第六十一章 战败

第六十一章 战败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杜慧叹气。

好好一桩事变成了如今的局面,怎能不让人伤感?

她怅然应好。

夏侯虞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有时候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一定会感受到,从而回报给你的。

重生一回,她会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无愧于心就好。

但崔七娘子和郑宜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被崔氏教训了,两人都乖乖的,再也不敢到处乱跑,又闲着无事,贪图夏侯虞书房里凉快,两个小娘子在铺了竹席的短榻上看书。崔七娘子家教颇严,三岁就启了蒙,八岁就开始写簪花小楷。郑宜认识的字还不多,通常是两个人并肩靠在榻上,一个拿着书读,一个就聚精会神地听。

身边服侍的仆妇都不敢吱声,轮换着帮两人打扇。

郑宜渐渐也喜欢上了夏侯虞的书房。

书架上放着捏成各式花卉样子的香饼,竹帘脚下缀着的玲珑玉球,书案上放着洒着金粉的小盏,还有风吹过时窗外沙沙作响的竹林,抬眼望去满室的浓绿,书房变成了一个清凉世界,她仿佛是徜徉在书海里的一只小鱼。

这感觉让她非常的舒服。

她悄悄地跟崔氏道:“我想和七姐姐作伴?”

崔氏目瞪口呆,对夏侯虞道:“阿宜自出生之日起就没有离开过我,居然在你这里住了几天就不愿意随我回家了!”

她生下郑宜的时候,在别人眼里也算是儿女双全了。她就知道自己和郑芬的情份也就到此为止了。郑多和郑少都是乳娘养大的,只有郑宜,是睡在她床榻上长大的,她爱若珍宝。

夏侯虞也暗暗奇怪。

前世郑宜可谓是崔氏的小棉袄,这是怎么了?来她这里住了几天,就乐不思蜀了?

她笑道:“小孩子谁不愿意有个伴,阿多和阿少和她相隔得都太远了。”

崔氏叹气,想了又想,走的时候还是把郑宜留在了庄园里。

郑宜临到崔氏走的时候又有点后悔,叮嘱母亲:“您过两天就来接我!”

崔氏哭笑不得,对夏侯虞道:“真不知道这孩子是胆大还是胆小?”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夏侯虞笑弯了眉眼。

等到崔氏的牛车不见踪影,郑宜已经和阿好手牵着手往后面的花园里走,一面走,阿好还一面告诉郑宜:“那花蜜可好喝了。不过,不是每一朵花都有花蜜。我找给你喝。上次我就找了一朵让长公主喝,长公主也说好喝。”

“可我从来没有看见花里还有蜜啊?”郑宜困惑地道。

阿好挺着小胸膛道:“那是因为你不知道!”

郑宜认真地点头。

崔七娘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对夏侯虞道:“长公主,我也要向您讨件东西。”

夏侯虞不解。

崔七娘子眨着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道:“您都赏了阿好一个红玉仙桃簪子了,我也想您赏我件东西?”

夏侯虞笑道:“好啊!你要什么?”

崔七娘子道:“您能不能把书房里的那个小鹿笔架赏给我。”

那笔架是黄杨木做的,原是个摆件,被夏侯虞随手放在那用来搁笔了。

崔七娘子想要,夏侯虞就赏了她。

她欢喜地接了。

夏侯虞却接到卢淮战败的消息。

她紧紧地皱着眉,对尹平道:“你不要着急,慢慢地说。卢淮到底怎么一回事?”说完,她亲自斟了杯茶给尹平。

尹平道了谢,喝了口茶,理了理思绪,道:“北凉好像出了什么事,拓跋寿无心恋战的样子。卢淮进展的很顺利,甚至一口气攻下兖相两州,相州刺史献城投靠。卢淮接受了相州刺史的降书,却又嫌弃相州剌史背信弃义,安排相州刺史率旧部为先锋攻打东豫州,相州刺史索性杀了卢淮的督军,向拓跋寿送了投名状。拓跋寿和相州太守夜奔五百里,袭击了卢淮的营地,朝廷死伤五万余人,军马退至梁郡休整。”

夏侯虞不禁脸色铁青,狠狠地骂了卢淮一声“蠢货”。

尹平低下头,没敢吭声。

夏侯虞道:“那都督呢?”

卢淮能把仗打成这样,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只是不知道卢渊配给他的大将死了几个?

原本他们就是要造势萧桓比卢淮厉害,如果卢淮战败,肯定会有人提议让萧桓接手卢淮,领军北伐。

尹平正要回答,阿良低眉顺目地走了进来,低声道:“长公主,都督过来了!”

萧桓?!

这个时候?!

夏侯虞看了尹平一眼。

尹平忙道:“皇上提议让萧大人接手卢淮的差事,可卢淮以‘临阵换将,军心不稳’为由拒绝了皇上的提议。”

那萧桓来干什么?

他若是想接卢淮的手,此时就应该和谢丹阳联手,逼着卢渊把卢淮召回来。他若是不想接手,袖手旁观即可,来这里做什么?

夏侯虞让阿良请了萧桓在花厅里喝茶,对尹平说了几句“辛苦了”、“重重有赏”之类的话,就让尹平下去歇息了。

她则去了花厅。

几天不见,萧桓好像又沉稳了一些,越来越有前世的威严。

难道他升职了?

不应该啊!

她没有听说过。

夏侯虞笑着上前行礼。

萧桓回礼,目光却在夏侯虞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和上次相比,夏侯虞的气色更好了。

她穿了件靓蓝色的齐胸襦裙,白色素面单纱半臂,露出的肌肤欺霜赛雪,修长脖子如天鹅般曲线优美,阳光仿若金箭从葡萄架的枝叶缝隙间落下,让他担心她的皮肤会被炙伤。

“你还好吧?”萧桓问道。

“多谢都督。”夏侯虞微笑道,“我一切安好。”然后引了萧桓在矮榻上坐下,并道,“前几日舅母过来,给我带了几两寒山居士种的野茶,我尝了尝,味道还好。都督可有兴趣试一试?”

“多谢长公主!”萧桓客气地道,没有推辞。

夏侯虞遣了人去拿茶叶,亲自为萧桓沏茶。

萧桓静静品了二道茶,笑道:“这茶香味不醇,回味却很是绵长,这位寒山居士想来名不虚传,是个制茶的好手。”

“他会不会制茶我不知道,不过,他肯定会制琴。”夏侯虞又给萧桓斟了一杯茶,笑道,“听我舅母说,他送了舅父一张琴,舅父十分喜爱,曾经在家中设宴邀请知己好友,办了一场赏琴会。这次我舅父去了他那里游玩,又带了张琴回来,说是要送给阿多,也不知道阿多拿到了没有。”

前世,她不记得她舅父送过琴给郑多。

*

亲们,第二更!

*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雀仙桥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雀仙桥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