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雀仙桥 > 第二十八章 警告

第二十八章 警告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萧桓背脊发寒。

他们都落入了夏侯虞的圈套中!

东海王夏侯有义的封地在东海郡的建湖,日夜兼程,走陆路,七日可到;走水路,三日可到。

夏侯有道驾崩不过七天,新君的人选才刚刚确定下来,夏侯有义就在夏侯虞的庇护下出现在了听政殿。

这显然是夏侯虞一早就算计好了的。

而他们这些所谓的权臣和谋臣却一个个都以为局势在自己的掌控中,只要自己出手,不仅可以左右新君的人选,还可以左右朝堂的政局。

自以为是的让人好笑!

夏侯虞,是个怎样的女子?

相依为命的同胞阿弟突然病逝,她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来算计这一切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一个安安静静受人敬重的长公主不好吗?为什么要卷到朝堂的争斗中去?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萧桓脑子里乱糟糟的,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可他这副模样却让谢丹阳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至少萧桓没有利用他!

他突然有点同情萧桓起来。

这孩子,估计还不知道夏侯虞的厉害。

可他们这些人又有谁真正知道夏侯虞的厉害呢?

如果她没有摆他们这一道,恐怕他们都没有深刻的体会。

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和萧桓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同情萧桓。

他不由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晋陵长公主请了东海王进宫。”

夏侯虞就是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事。

前世,她委曲求全了一辈子,最终还是孑然一身。想保护的人一个也没有保住,想庇护的人一个也没能护住。这一辈子,就让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

凭什么要亲者痛,仇者快!

从今天开始,她要更珍惜自己,珍惜那些曾经忠心于她,对她有恩的人才是。

“天子殡天,他们这些做兄弟的,也应该来建康城给天子上炷香才是。”夏侯虞淡然地笑,目光扫过萧桓,落在了卢渊的身上。

卢渊的惊愕已经化为满身戾气。

夏侯虞!她凭什么嘲讽自己。

她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当初是怎样在自己面前低眉顺眼的了?

没有他,她算个什么东西?夏侯有道能做皇帝吗?

她这是要干什么?

过河拆桥!

得鱼忘筌!

她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

当了几年长公主,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以为自己这么做就能操纵朝政,驾驭皇权了?

卢渊的表情阴沉可怕。

夏侯虞却无所畏惧。

最坏不过如此,还有比这更坏的吗?

她淡淡地笑,直视卢渊。

尹平已在田全的带领下护着个白净少年走了进来。

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举手投足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十分沉稳,浓眉大眼,广额隆准,和夏侯有道、夏侯虞的凤眼长眉,清丽秀雅完全不一样,和武宗皇帝的放荡不羁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至少,这是个健康有礼,看上去还比较靠谱的孩子。

有老臣不由涕零,喃喃地念叨着“天子”。

夏侯有义却没有理会这些。

他恭恭敬敬地走到了夏侯虞的面前,长揖至地朝着她喊了一声“阿姐”。

夏侯虞看着这个被自己从旮旯角落里扒拉出来的孩子,心情复杂。

前世,夏侯有义与这些纷争无关,他好生生地呆在东海郡娶妻生子,她出事的时候他还活着。在她的印象里,他始终是那个被她母亲文宣皇后送往封地时却扒着牛车的围栏,直到牛车已经走远,他还在那里依依不舍地朝宫苑张望的孩子。

“路上辛苦了!”她叹息般地道,并不愿意夏侯有义喊她“阿姐”,这个称谓,应该是她阿弟夏侯有道的,不会再有别人。她轻声而又不失委婉地提醒夏侯有义,“你现在已经是天子,还是称我为长公主的好。”

夏侯有义眼底闪过一丝迷茫,但他还是很乖顺地照着夏侯虞的吩咐重新喊了声“长公主”

夏侯虞赞赏地点了点头。

萧桓却郁闷得不行。

夏侯有福在他安排的别院里住着,冯氏和夏侯有福还等着他的好消息。夏侯虞却又找了一个像夏侯有道似的,对她充满了孺慕之情的小弟。

武宗皇帝是怎么一回事?

生的儿子一个、两个都是这副模样!

这难道就是夏侯虞选择让夏侯有义继承皇位的缘由?

不过,夏侯虞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夏侯有福既然来了建康城,也不能就这样藏着掖着再回琅玡去,只能以祭拜的名义进宫给夏侯有道上炷香了。

只是冯氏看到夏侯有义登基可能会大闹一场。

想到这里,萧桓的神色冷了冷。

没有权柄的冯氏和夏侯有福不过是圈养的猫,不足为惧。怕只怕,眼前这位皇帝也活不了很长,夏侯有福就是皇位唯一的人选了。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萧桓的目光闪了闪。

谢丹阳却是满心欢喜。

干净的相貌,优雅的举止,温和的性格,这个新君可比他想像中的好太多。

夏侯虞做事还是可靠的!

他上前朝着夏侯有义行着大礼,恭声高唱道:“臣,谢侠,恭迎天子!”

谢丹阳名侠。

朝中其他的大臣均反应过来,纷纷行礼。

不大的偏殿,此时只站着四个人。

一个是懵懵懂懂还没有进入状态的夏侯有义;一个是没想到群臣这么快就接受了新君,想到阿弟的棺椁还在灵堂上,心里还有些不能接受的夏侯虞;一个是犹豫着自己到底应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夏侯有义的萧桓;还有一个就是神色倨傲冷峻还有些不屑的卢渊。

但萧桓很快就清醒过来。

这已是一个新的朝堂,一个新的开始,从前的种种都如过眼云烟,他应该立刻表明态度和立场才是。

萧桓跪了下去,并道:“臣,晋陵驸马都尉、骠骑大将军、徐州并豫州持节都督萧桓,拜见天子!”

他给旁观者一个错觉,仿佛他是为了突显自己,才在众臣之后跪拜的新君。

夏侯有义的目光一下子就被他吸引过去。

他有些好奇地望着萧桓。

夏侯虞也做了决定。

她既然要抛弃过往,也要忘记她在武宗皇帝当政时的尊贵,夏侯有道当政时的尊崇才是。

夏侯虞朝夏侯有义跪下去。

却被夏侯有义一把抓住,小声道:“阿姐,嗯,长公主,你陪着我,不用跪我。”

夏侯虞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按规矩给新君行礼。

那样一来,她和夏侯有义就只是单纯的君臣关系。

她并不准备再去辅佐或是庇护另一个君王。

有些情感,有些付出,只能属于曾经和她相依为命的阿弟。

*

抱歉,在外面开会,今天只有一更!

*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雀仙桥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雀仙桥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