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1312 民国旧影(十)

1312 民国旧影(十)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这边儿的话音没落,那人都骑的没影了。

顾峥的这番作为,让行走在校园中正好是午间放学的师生们,那是纷纷侧目。

他好像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够绅士,在大家看过来的时候,就一个低头,钻到了黑色的小轿车内,朝着窗外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随着汽车的发动,就带着大队的人马,急匆匆的离开了校门这个过于拥挤的地方,径直朝着南城的方向开了过去。

这样的声势,自然没有人会去注意,他们的护卫队之中有一个男子实际上是被两个队员给架出去的。

人文中学的校门并不算宽敞,顾峥带的人又多,几个人挨得密集一点,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于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顾家护卫队,就顺顺利利的驶过了内城的城门楼子,将将……在菜市口的外的一片荒地边儿上停了下来。

那里有一片茂密的小树林,再往外就连着出内城的大路,没有多余的住户。

再加上,这片地儿平日里用来做什么的大家都清楚,就更显得有些阴森荒凉。

当然了,也方便了顾峥的行事。

从小轿车上下来的顾峥,带着护卫队就来到了一片有了年头的乱葬岗边儿上。

一旁的歪脖老槐树上,都有着沁了血一般的颜色。

而这个少年,就在斑驳的树影之中,凉凉的说了一句:“埋了吧,挖深点。”

端的是冷酷无情。

可是等到他手底下的护卫队员刚挖到了一半的时候,顾峥才想起来,这魏大仁的身后还藏着一个想要害顾家的人的。

于是,这位纯良的少爷在一众队员惊恐的小眼神里,就走向了那个还垂着脑袋,被人架空了身子的魏队长,照着对方那略带坑洼的脸上,就大力的抽击过去。

‘啪啪……’

俩大嘴巴,就将人给扇醒了。

“魏队长,睡得还算好,哎呦喂,瞧瞧,这熬了夜的黑眼圈都退下去了。”

“怎么?想起来现如今是个情况了吗?”

“你也知道这生死到底是掌握在谁的手中了吗?”

说完这话,顾峥就装出一副纨绔的模样……直勾勾的盯着魏大仁的眼睛,一言不发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反应。

而这位魏队长果真不亏干过不少的亏心事儿,他只是略带茫然的环顾了一圈,脸上就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你带我来菜市口的乱葬岗干嘛?”

“我告诉你我可是政府任命的官员,最不好惹的军统特务行动科的人员!”

“你今儿个图一时的痛快,得罪了我,我能让你们顾家一家不好过了!”

“顾少爷,你是文明人,杀人跟你不相配啊!”

嘿,这话说得,色厉内荏,摆明了不相信顾峥敢杀了自己。

但是顾峥会按照对方的思路被绕进去吗?

他再一次抬起了手,‘啪!’一巴掌又拍了过去。

一点都不担心的顾峥是自顾自的接住了魏大仁话题:“杀不杀人不在我啊,魏队长。我只对那个想要搞我们家的幕后之人感兴趣,若是魏队长今儿个告诉了顾小爷我的话,那魏队长想要多少大洋,你开个价钱吧。”

“可是你若是不想说?那魏队长就要跟我赌一赌,我顾峥到底敢不敢就在这里将魏队长挖坑埋了啊。”

说完,顾峥就轻轻的拍了拍面前这张不能反抗的糙脸,从口袋中掏出一方真丝的绢帕,将抽过魏大仁嘴巴子的那只手,仔细的擦拭了起来。

看得魏大仁是又惊又怒,自从他当上了这个行动队长之后,还真就没有一个人敢像今儿个这样的对他。

可是,他又瞧了瞧周围这群凶悍无比的护卫队伍,他就知道,顾峥这位少爷说的怕是真的了。

越是这种有依仗的少爷,下手才越没有轻重。

怎么办呢?

魏大仁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想要给自己找一条出路,正在他想着是否说出个假名字哄骗一下这个少爷的时候,已经擦完了手指的顾峥反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他缓缓转头看向梁伯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梁伯,拜托你了,请务必将这个对顾家不怀好意之人的消息给掏出来。”

听到少爷如是说,梁伯也笑了,他十分自信的回了一句就朝着架住了魏大仁的两个队员的方向招了招,示意他们将人给拖到一旁的野树林之中,接下来的事情有些污浊血腥,可不能污了少爷的眼睛。

然后,待到三人消失了片刻,那片林子之中就发出了惊天的惨叫,“啊啊啊……”

……

‘噗啦啦啦’的……将那几棵歪脖树上的老鸦们都给惊的直飞云霄,嘎嘎嘎的好不愤怒。

而听到了这个声音的顾峥,则是乐得开怀。

“这事儿,结了。”

顾峥说的很轻,待到他的话音落下的时候,略显严肃的梁伯则是一路小跑的凑到了顾峥的面前,说出了一个让顾峥不曾想到的名字。

“是星野株式会社的社长,土匪园田二。”

听的顾峥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他们顾家什么时候招惹过寇国人了?

就算是招惹了,最喜欢朝着重要人物下手的寇国人,为什么会将主意打在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的身上呢?

这怕是他现在所掌握的情报所不能解答的问题,但是他解答不了,他们顾家总有人能够弄明白的。

想明白了的顾峥,轻声的又下了一个命令:“梁伯,你现在要马上回家,将这个消息告诉我的父亲。”

“至于这里,这个魏大仁是留不得了,所有跟寇国人有关系的人或者是事儿,还是解决的干净一些的比较好。”

“梁伯放心,我办完了这里的事儿,就即刻回家!”

最后这一句话算是安了梁伯的心,这位打小就跟在顾传濡身边的老人,对于他们顾家的每一个人都是由衷的关心的。

这样很好。

顾峥看着梁伯骑着车匆匆的远去,又看到林子中被拖出来的魏大仁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顾峥觉得,今天的坎儿算是彻底的过去了。

剩下的就是眺望这一片荒地,想着在他那个现实世界里,这片地界可是填了坑,做了商业所用了。

只不过那一片的生意都有些惨淡罢了。

明明在二环内,却是怎么都发展不起来。

大概是因为怨气太重?

没事儿啊,等他顾峥多埋上几个像是魏大仁这般的人之后,说不定就能有所改观了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笑了笑,转身看到几个强壮的小伙子正在一处相对平缓的地面上挖坑,这让顾峥又想到一点绝对不能忽视的细节。

“顾一,把那谁扒光了再埋,可别暴露了咱们顾家护卫队的衣服。”

“还有,扔进坑里边的时候,再把脸在地面上摩擦摩擦,尽量被被人看出原本的模样。”

是的,回去再将这身行头一烧,真就做到毁尸灭迹了。

现在的魏大仁,可是占了不少的便宜呢。

就他那套又臭又破的汉奸皮,可是套在他护卫队里身形最像他的那个小伙子的身上呢。

也不知道,那小伙子已经骑到哪里了,是不是成功的将别人的视线,转移到了其他方位。

不过没关系,他魏队长可是自己一个人离开的人文中学,这件事儿,整个学校的师生都可以为之作证的。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笑了,反倒是玩性大发的指挥着大家要把坑填的瓷实一些。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落在人的皮肤上也有些刺痛。

就是这种焦躁的夏日,顾峥开怀了,顾家的老二顾勇……却是暴躁了。

因为昨天他闯营的事情,有特务科的人特意的来找他了。

还是通过平城守备军的内部,直接将他给他调到特别办公室的里边了。

对着面前这个笑的憨厚的科长,顾勇那暴躁的脾气又上来了。

他用自己的马鞭在桌子上敲得梆梆作响,对着这特务科的科长就先发制人的大骂了起来。

“好啊,老子没tm的去找你,你还敢先过来找老子的麻烦!”

“怎么地?要拿我们顾家填你们升职加薪的人头路嘛?”

“成!今儿我就把话撩这儿,你若是拿不出一个证据,我就跟你们特务科的人死磕了。”

“我要给委员长打电报,问问他,我们一心向着国家的顾家人,为国家捐献了一架飞机的顾家人,为委员长摇旗呐喊的顾家人,就要这样被人莫名的踩在脚下!”

“若委员长也说是!那tm的老子就去找大使馆寻求庇护!”

“我大哥,英国,美国的驻华大使,那tm都是哥们,瓷实的!”

“呸!那个时候,你就是把国之栋梁顾家忠勇给逼出国外的大汉奸!”

这大帽子扣得,都上升到国家的矛盾上了。

我只是想要问问,你为什么欺负人罢了。

听到这里的杜科长,那是掏出手绢就擦了擦汗,再接话的语气就软了三分。

“不是,顾参谋,是这个样子的,你昨天晚上闯到我们特务科里边的行为,也让我太没有面子了吗。”

“我的上级,都认为我们科的人都是些没卵用的蠢货了。”

“顾参谋,你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的嘛。”

听到这里,顾勇的底气就更足了,他咧着嘴一笑,反倒是质问起了杜科长:“让我给你们交代?那谁给我弟弟交代啊?”

“我弟弟顾峥,我想杜科长应该在我们家举办的宴会上见过的吧?”

“一个小孩子,今年才刚刚十五岁,人文中学不过国中三年级生罢了。”

“就这样的孩子,你手下的魏队长非说他是**!说他是革命党。”

“我就想问问啊,你们特务科的人是不是实在是抓不到人了?”

“怎么连这么个孩子也不放过!杜科长,怕是你手下蒙蔽你了吧?”

“实际上是他们想要捞黑钱,故意给我们顾家设下了这么一个狠毒的局呢?”

“若不是我这个当哥哥的手里还有几个兵,怕是我们整个顾家,今儿个都陷进你那特务科行动队的监狱里边了。”

“你还好意思找我讨个说法?你tm的把那个魏队长给我叫来,咱们来个当面对峙,杜科长,你就在旁边听着,听听看,到底我们两个谁才是那个目无法纪,心思狠毒之人!”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让坐在桌前的杜科长的汗又跟着冒了出来。

他身后跟着特务科最精英的行动人员,原本打算抓捕顾勇的行动,却因为对面这个人的气势,以及他身后军长警卫连的拔枪相向,而无法实行了。

现如今也只能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说清楚,若魏队长敲实了……是顾勇的错误,那么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杜科长也是敢抓一抓的。

只要那冯军长不是想要背叛委员长,那么他依照规矩抓顾勇的时候,对方也拿他没辙。

杜科长想的不错,只可惜……魏队长没法配合了。

不蒸馒头争口气的杜科长派了三波人马去找魏队长的消息。

可是得出的最后结论……却是魏队长一个人骑着车出城,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最后一个见到魏队长的人是人文中学的沈校长,在见到了杜科长派过去的人之后,也不知道是触动了这个难惹的老头的哪根神经,当场就发作了起来。

表达了他对于魏队长的私自来访,以及敲诈勒索的行为的不满。

还说要用笔杆子揭露特务科的黑暗与丑陋,顺便要给远在南城的更高一级的政府部门打电话投诉他们。

搞得远在守备军办公室内的杜科长也是直冒冷汗。

心下把不会办事儿的魏大仁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现在好了,特务科气势汹汹的前来问责,到了最后反倒像是他们这一方的人扣帽子不成畏罪潜逃了。

这个魏大仁在搞什么鬼?

昨天不是说好的,要让守备军的人知道谁才是平城当中最有分量的部门吗?

难道说?

这魏大仁是真的涮了他,实际上他的提议全都是为了后面的逃窜做的准备?

那他这一手调虎离山使的可真是高明啊!

想到这里的杜科长也真是坐不住了。

他蹭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那块都快被汗水浸透了的手帕再一次的擦了一遍汗,竟是打算服软告辞了。

“呵呵,你说这事儿闹得,魏队长也不知道又发现了哪一出的革命党的据点了。”

“今儿个怕是来不了了,这事儿是我老杜冲动了,我在这里先给顾参谋道个歉。”

“您看这样成吗,我回去了之后亲自审审这个魏队长,让他把昨天晚上的事儿再给我复述一遍,争取让他说句实话。”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顾参谋,您看这样如何?”

顾勇也挺惊讶啊,他还打算等这魏队长来了之后,就跟对方胡搅蛮缠啊。

看这个意思,这个魏大仁是出事儿了?

嘿嘿,这还真就给他解了围了啊。

摸摸下巴的顾参谋做了一个您请自便的手势,等到这杜科长灰溜溜的远去了,他才招了招手边的传令兵,让对方去特务科那找内部的眼线打听一下,这魏队长又出了啥事儿了。

他现在暂时没工夫去管后续的事情了,他啊,还是去他的冯军长那拍拍马屁,把今儿个的事儿跟自己的上官报备一下吧。

从来都是做两手准备的顾勇,踏踏实实的去忙自己的去了。

而坐在清水衙门里喝茶看报的顾传濡,却是迎来累的呼哧带喘的忠仆梁伯。

作为一个拥有单间办公室的领导,顾传濡却是笑眯眯的阻止了梁伯想要开口说话的行为,反倒是朝着他推过来了一张纸笔。

不要怪顾传濡小心,那是因为前两年大肆抓捕革命的党的时候,他们局的好几名同事都被莫名的带走了。

后来,还是他的儿子通过旁的渠道取得的消息。

因为中统内部的某种言论,说是要保证政府工作人员的纯净度,维护各单位的忠心办事儿。

他们这栋曾经例行检修过很多遍的政府大楼之内,不定什么地方就安装了微型的窃听器呢。

这就是内部肃清的好处。

害得有什么重要的事儿都不能明着说了。

当然了,顾传濡对着外人还是做出了一派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那是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该怎么谈话就怎么谈话。

到现在也没表现出丁点的不正常。

所以,当梁伯停下了笔,顾传濡擎起了纸,看到了上边的汉字的时候,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此时的顾传濡连班儿都不想上了,他立马从办公桌后起身,随手拿下挂在衣架上的软边儿麻帽儿,往头上一扣,率先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家,派人打听寇国人的近况,再找人盯着星野株式会社的土肥。

他总要知道,这群小国的强盗们想要干嘛吧。

‘突突突……’

在顾传濡随着梁伯一起骑着车回家的时候,一辆加长鼻子的林肯车,闪着油亮的光芒,就在他们俩的身后按起了喇叭。

让转过头去刚想呵斥一下这已经到了顾府的胡同里边,外人是禁止随便驶入的梁伯,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老爷,是大少爷回来了。”

听到了这声招呼,因为将自己的车派出去接送顾峥,而不得不蹬着上城同商车行自产的自行车的顾传濡,就看到了自己最为骚包的儿子。

是谁呢?

8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