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竞月贻香 > 26 涸辙相濡

26 涸辙相濡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面对得一子的出言不逊,对面的六个男女脸上却不见怒色。随后第三张竹椅上的虬髯屠夫厉声说道:“道长既有‘双瞳’神通,此番来向老朽赐教,却为何事到如今,还是不曾施展出来?莫非道长是在惧怕老朽‘青田先生’这四个字?”

话音落处,得一子顿时双眉一挑,厉声喝道:“大放狗屁!莫说只是你们区区六人,就算他当真再次,我又有何惧之有?”然而他话虽如此,却依然只是用那对灰白色的瞳孔狠狠凝视对面六人,并未转出深藏眼眶下方的那对血红色瞳孔。而对面的六个男女便也不再说话,只管做着各自手里的事,任由得一子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竟是丝毫不以为。

如此僵持半响,得一子额上已有大颗汗珠滚落下来,脸色也愈发难看,到底还是没有亮出他那对血红色的瞳孔。又过了片刻,第四张竹椅上的刺绣少女便放下手中针线,幽幽长叹一声,向场中的得一子柔声笑道:“道长迟迟不肯施展‘双瞳’之术,是担心自己一旦使出,便会被老朽从此破去,还是在担心自己的定力不够,以至神通反噬,祸及己身?”

这话一出,就仿佛是一记重锤击中得一子胸口,当场身形一晃,险些摔倒在地。幸好得一子及时稳住步伐,坚持没有后退,口中厉声喝道:“简直是一派胡言!”只可惜他虽能勉力支撑,面对右首席位上这六个以“青田先生”自居的男女,到底还是没能亮出自己目中的双瞳。

得一子接连受挫,依然不肯就此服输。他当即伸手入怀,又摸出一枚金黄色的符咒,咬紧牙关举步上前。但无论如何迈步向前,从厅堂当中到对面右首席位这七八步的距离,竟是不减反增,令他再也无法靠近对面的六个男女。

眼见场中这般局面,谢贻香惊骇之下,早已有些按捺不住。这小道士本事再大,到底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单从年纪上看,便和昔日的青田先生差了一大截,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是十七年前由青田先生所赐,又如何能够和这六个自称“青田先生”的男女抗衡?

只恨厅堂里双方这一场对持太过深奥复杂,对谢贻香而言,甚至看都有些看不明白,又哪里知道应该如何帮忙?何况对面这六个男女六人就算不是青田先生本人,也必定和青田先生渊源极深,以谢家和青田先生的关系,自己总不可能提刀冲上前去,照着对面这六个男女一通乱砍。

无奈之下,谢贻香才想起还有言思道这厮在场,也不知他历经方才那一场溃败,如今是否已经恢复过来。谁知谢贻香转头一看,才发现左边竹椅上的言思道此刻正好整以暇地翘起二郎腿,缓缓吞吐旱烟;脸上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嬉皮笑脸地望向厅堂中的得一子。

这一幕直看得谢贻香目瞪口呆,脱口说道:“你……你……”言思道不屑地地瞥了她一眼,笑道:“我什么我?这个小道士的脾气又臭又硬,若是好好同他讲话,他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的。要不是我故意输得凄惨一些,他又怎会出手?”

谢贻香直气得七窍生烟,实不敢相信一个人竟能无耻到如此地步。她急忙深吸几口大气,强行压下心中怒火,沉声说道:“你……你难道就打算坐在这里看戏不成?”言思道嘿嘿一笑,悠然说道:“方才我动手的时候,这小道士不也曾作壁上观,一心只想看我出丑?至于眼下,不过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罢了,正所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谢三小姐以此指责,岂非五十步笑百步?”

这话说得谢贻香顿时语塞,恨不得将此人撕作一条条碎片。谁知言思道说完这话,忽然又大声叹了口气,摇头笑道:“只不过此间之事,的确有些棘手,无论是我还是这位小道长,若是一味单打独斗,到头来恐怕谁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况且眼下我们还没寻到正主,又何必在此虚耗光阴?”

说罢,言思道便探出手里的旱烟杆,在竹椅旁的几案上连扣三下,发出“咚——咚——咚——”三声闷响。伴随着这三记敲击声一出,场中本已举步维艰的得一子忽然接连踏上三步,再一次逼近对面的六个男女。与此同时,座椅上的言思道已长身站起,扬声说道:“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此间主人既然要以多欺少、恃强凌弱,那么我们二人身为客人,也只能涸辙相濡、共赴危难才是。小道长,方才你不肯帮我,却并不代表眼下我不肯帮你,你说是也不是?”

要知道言思道这一开口说话,自然便已介入双方的抗衡,继而以身入局,整个厅堂里的气氛顿时便在不经意间有了极大的变化。对面右首席位上的六个男女虽然还是在做着各自的事,但脸上也首次出现了凝重的神情,显是对言思道的突然介入有些不安。

如此一来,厅堂当中的得一子顿觉压力大减,当即冷哼一声,也不理会言思道的问话,径直举步上前,重新来到坐在第二张竹椅上的年轻书生面前。他将手中符咒当空一晃,厉声说道:“我早已说过,六人之中,数你最弱,因为你一直都在害怕,从你手中这本《论语》便可看出。从方才我们踏进这间厅堂开始,你手中的书页便停留在《颜渊篇第十二》这一页,如今小半个时辰过去,书页却还是停留在此。可见从头到尾你根本就没读进去一个字,难道不是因为你心中的恐惧作祟?”

这话一出,竹椅上的年轻书生不禁身子一颤,再看自己手里翻开的书页,的确便是《论语》中的《颜渊篇第十二》,从头到尾都没翻过页,顿时脸色大变。就在得一子说话之际,手中的符咒已自行燃烧起来,跳跃出一豆金黄色的火焰。他便再一次将燃烧的符咒探出,往书生的前额处缓缓贴去,曼声吟诵道:“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

眼见得一子故伎重施,旁边坐在首席的年迈妇人急忙睁开双眼,沉声说道:“老朽虽已沦为山中一具死尸,但生前读过的书却也不少,区区一本《论语》,又何须……”

岂料她话还没说完,厅堂里便填满了言思道的哈哈大笑声。随后言思道也举步上前,向那年迈妇人摇头笑道:“够了够了!要知道这位夫人所坐的位置,乃是右首席位的首席所在;按理来说,夫人原当是此间六人之首才是,本事也该最大。可是夫人全程紧闭双眼,故作打盹之态,即便是开口说话之际,目光也在极力避免与我们二人交流。如此举动,难道竟是在担心我们二人会使类似摄心夺魄之类的手段?”

说着,他已迈步来到那年迈妇人面前,继续笑道:“所以夫人之所以能够坐在首席,倒不是因为夫人的本事,而是因为夫人的年纪;是其他五人敬你年长,所以才让你坐了首席。正所谓年老德劭,夫人既已是一大把年纪,为何还要厚着脸皮以‘青田先生’的身份自居,连这张老脸也不要了?再说了,试问青田先生当年便已达至《黄石天书》中的‘神御灵虚’境界,难道还会惧怕区区摄心夺魄之流的肤浅伎俩,全程不敢和我们二人对视?”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言思道这番话出口,那年迈妇人顿时脸色大窘,自眼中透露出一丝愤怒,却依然不敢直视言思道的双眼。后面的虬髯屠夫、刺绣女子、田间农夫和采药童子还想开口解围,却不料就在这时,得一子手中燃烧的符咒已经贴近第二张竹椅上年轻书生的眉心,火焰热力激荡之下,那年轻书生终于把持不住,心神一乱,身子便往后躲避。

也不知是这年轻书生情急之下发力太猛,还是他坐的那张竹椅本就不够平稳,伴随着他这一退避,整张竹椅顿时往后翻倒,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形貌极是狼狈。得一子当即弹去指尖的符咒灰烬,冷冷笑道:“区区一道金光神咒,便能将你吓成这副摸样,也敢自称是‘青田先生’?”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竞月贻香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竞月贻香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