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九阳邪君 > 第11章:毒杀

第11章:毒杀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第11章:毒杀

婴儿生吃了逍遥仙经,就等于李兴领悟了逍遥仙经的真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弄不明白,只知道日后凝聚了真人之躯,就可以修炼逍遥仙经上的仙术。

婴儿终于再次结茧蜕变,这一次蜕变显然关系重大,李兴有一种感觉,此次蜕变之后,他可能就要突破了,步入练神七重,凝聚玄阶神婴!

一天又一天,时光飞逝,九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巨茧终于“咔嚓”一声破碎,婴儿从中跳了出来。小家伙不再饥饿,也不再乱抓东西,而是安安稳稳地盘坐下来,开始打坐修炼。

婴儿修炼,即是李兴的修炼,婴儿即是李兴的生命烙印和意志。此时的婴儿,修炼的正是九阳功!而且,婴儿修炼九阳功的速度,明显比往常时的修炼快了许多。

此时,天邪大帝说话了,道:“李兴,你这婴儿一旦长成,化作神婴,到时定有无穷威能,纵横天地!”

李兴道:“师尊,眼看就要炼就神婴,弟子应当如何准备下一步?”单神胎这一关,就困难且复杂,他感觉下一步的修炼,怕是更加不易完成。

“到时自有办法应对,此时无须多问。”天邪道,“倒是你成就神婴之际,神婴要进入九霄之中,接受天光洗礼;进入地肺之中,感受大地气息。此一过程,必须有专人守护,否则万一遇到心怀叵测之人,就有可能暗算于你。”

李兴点点头:“徒弟这就外出准备,一定万无一失。”

这一次,他闭关了三月之久,终于再度出关。出来之时,居然发现久已不见的南山翁,正在九阳洞府等他。

原来,南山翁两月之前就到了,那时李兴尚在闭关,他便等在此间,且一等就是两月。见到李兴出来,南山翁笑道:“李兴,你成长真快,终于要炼就神婴了!”

当初,南山翁大度地将八极塔让给李兴,约好五年后相见。其实时间早已经过去了,只因李兴漂泊不定,无从寻找,直到他最近扎根太虚门,南山翁方找到他。

两人当时约定,李兴若进入天之洞天,取出宝物,便交给南山翁一部分,供他突破境界。

故人相见,各自欢喜,李兴长揖一礼:“南山前辈,你近来可好?”

南山翁苦笑:“好谈不上,反倒被人追杀一路。实不相瞒,我是在故地待不下去,才来投靠你。”

李兴连忙细问原因,南山翁娓娓道来。

南山翁,法天一重,这等修为对李兴来说,虽然没什么了不起,但绝对是一方大人物,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法师,毕竟不多。南山翁的故居,位于平国之南的古丘国。

那古丘国,也不是什么大国,与平国隔了一个幽寒大沙漠。古丘国中,有一座山,唤作南山,山以一株“不老松”闻名于世。

不老松的树龄,已经超过万岁,一直枝叶繁茂,生命力旺盛,所以有不老松之称。不老松前,留下不少文人墨客的足迹,也发生过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南山翁修成法师之后,一直在南山上结庐而居,自号南山法师。事情就出在不老松上,那松树名气很大了,连古丘国皇家之人也知道。

古丘国皇帝过五十大寿,有一位拍马的大臣,决定不老松挖了,献给皇帝,于是派人前往南山,大动土石。

若是一般游客,以南山翁随和的性格,也不会过问,但对方要挖走不老松,此过分的举动,让他十分生气,便出手惩罚了几批挖树的人。

一来二去,那大臣终于知道有人从中作梗,一怒之下,给自己的儿子去了一封信。

那大臣其实没什么,顶天了不过是古丘小国的一名臣子,南山翁大可不必在意。但这大臣的儿子,却有些来历,是南海赤家的上门女婿。

其实,大臣的儿子只是生得面目俊秀,修为不过练气三重,上不了台面。但大臣的儿媳却了不得,她赤家的一位嫡系小姐。

公爹被人欺负,当儿媳的不能不管,于是派了三位五重神人去解决。满以为会马到成功,谁知三位神人去的时候浑不在意,来的时候个个负伤。

三位神人,自然不够南山翁一盘菜的,当然被打得屁滚尿流,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第一回合后,那赤家小姐得知对方居然是一名法师,十分吃惊。赤家虽势力巨大,可也没有多少法师。不过,她既然已经出手,就要管到底。

事后,她将此事说给赤家一位兄长听。小姐的兄长,法天二重,一向脾气火爆,他听后二话不说,直接去找南山翁算账。

宝宝发飙:总裁,你出局了HtTP: 14933南山翁对付神人轻松写意,可面对此二重法师,就有些力不从心了,被一路追杀,一直逃到太虚门。那法师胆量再大,也不敢闯进太虚门,便退了回去。

李兴听后,冷笑道:“前辈放心,我有时间会往南海赤家走一趟,向赤粗讨个说法!”此明,明显是赤家伏势欺人,他不能不管。

南山翁却连连摇头:“其实一件小事,罢了,一株松树而已,老朽当时只是可惜它万一挖了松树,有损它的寿命,这才阻止,不想招祸上门。”

李兴不以为然,道:“若不说个明白,日后他们定然还会找前辈麻烦,必须要一发解决了,免掉后患。”

二人叙了几句话,李兴说起旧事,道:“前辈,那八极塔天之洞天,暂时还未开启。”

南山翁笑道:“不忙。”

李兴有些过意不去,当初南山翁大方地让出八极塔,那可是极大的人情,不能不还。他想了想,道:“前辈,你迟迟不能突破法天一重,不知是什么缘故?”

南山翁苦笑:“资质所限,所以才想借助外力提升。”

李兴想了想,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帮助前辈突破。”当即,把天蚕功的妙用说了一遍。

南山翁十分惊奇,喜道:“真要多谢你了,反正此举没有坏处,试试也无妨。”

二人议定之后,选了一个僻静地,李兴即刻用赤阳灵气,凝聚一个大茧,将南山翁紧紧包裹起来,希望借助天蚕功的蜕变之力,提升他的资质。至于到底有没有效果,他现在也不能保证,要看最后的结果了。

助南山翁结茧之后,李兴前往太虚殿,告知众人他即将突破至练神七重,炼就神婴。洞虚等人自然欢喜,说一切由他们安排,让李兴尽管修炼。

讲完此事,洞虚道人拿出一柄剑,那剑寒光闪闪,正是被夺走的寒冰剑。李兴一见之下,吃惊地问:“寒冰剑怎会在掌门手上?”

这寒冰剑,明明被雪山老祖拿了去,难道他又送到了太虚门?他惊疑不定,想不通透。

洞虚道:“此剑是一位唤作君千横的法师送到。据他所说,一月前他先后斩杀了雪山老祖和玄冰姥姥,并问出此剑属于你,便送上门来。”

李兴恍然,笑道:“君千横是弟子一位朋友,没想到他实力提升如此之快,居然把雪山老祖也斩杀了!”

“我观那君千横,已达法天三重,气象不凡,定有非凡的奇遇,不然不会有那番成就。”洞虚捋须笑说,“此人一介散修,无门无派,李兴,你日后若见到他,可引入我太虚门。”

李兴明白洞虚这是想招揽人才,当即答应下来:“弟子记下了。”

既然洞虚等人已有妥当安排,他就没什么担心的,准备待南山翁破茧之后,立刻修炼,突破最后一关,凝聚那玄阶神婴。

树欲静而风不止,南山翁尚未破茧出关,天辰国方面却传来一个坏消息。消息符是北辰家老祖宗北辰冲发来的,说道北辰长青中了无名剧毒,生命危在旦夕。

北辰长青是李兴义父,他顾不得其它,立即赶往。太微国与天辰国之间,相隔遥远,李兴为了节省时间,请天算子送他前往。

天算子如今是法天十重道人境界,手段通天彻地,用了不到小半日,就把他送达。治毒之事,李兴一人足够,天算道人并未留下,独自返回。

当抵达天星门上空,立有一道神光迎了上来,却是北辰吉。北辰吉当初被北辰长青关了起来,早就被放出,二人间的矛盾不过是陈年旧事,如今自然不必计较了。

北辰吉神色悲痛,对李兴一礼,说道:“义弟,父亲大人被人暗自,中了绝毒,已经不省人事!”

李兴不及寒暄,直接道:“你带我去见父义。”

一进入天星门,李兴就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气氛,似乎人人都在担心什么,个个惊慌不安。他没时间多想,直接进入北辰长青休养地房间。

一张床榻之上,北辰长青平躺在上面,皮肤发墨黑,一动不动。床榻十尺之内,一层毒烟滚动,无人敢近半步。北辰家三位老祖宗都在,他们见到李兴,都露出喜色。

“李兴,你看长青还有没有救?”北辰冲焦急地问,北辰长青可是天星门的主心骨,他一旦陨落,天星门将无法承受。

只一眼,李兴就看出此毒邪异,不过这也难不倒他。不管是大剧毒术,还是万毒王经,都可以克制此毒,所以,他此时反而镇定下来,问:“如何中的毒?”

北辰吉道:“最近一段时间,天星门已经有十几位弟子中毒身亡,而且全部都是神人,损失惨重。”

李兴皱眉:“为什么没通知我?”

北辰吉神色尴尬,此事一直由他调查,他当初自信可以查清楚,谁知事态反而更加严重。其时北辰长青也表示请李兴来帮忙,也是被他一力劝说,表示这样的小事情不宜麻烦李兴。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北辰冲道:“李兴,此事怪咱们大意了,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快想想办法。”

李兴在三位老祖宗心目中的形象,已经十分高大,几近无所不能,所以都对他抱以极大希望。

“毒好解,但关键之处,要找到下毒的人。”李兴说着,直接走入毒烟之中,施展大剧毒术,瞬间就将全部的毒力吸收了。

看到李兴如此轻松就除掉毒力,众人十分惊奇,北辰吉不禁问:“父亲中了什么毒?怎么还未清醒?”

“巫毒。”李兴道,“此毒已经腐蚀了义父生机,暂时还不能清醒。”

万毒王经之中,记载无数毒门手段,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

“能够恢复吗?”北辰合问。

“无妨,但要等上几日。”他说罢又施展天蚕功助北辰长青恢复。

这天蚕功,端得神妙,越来越能显示出它的妙效了。大茧包裹了北辰长青,七日左右,即可让他复原。

“要找出下毒之人。”做完此事,李兴沉声道。

“要怎么找?”北辰吉一愣,“天星门已经搜遍了,可是毫无线索。”

“对方既然想暗中下毒,一定隐藏极深,用普通的办法自然找不到。”李兴说着,扬手打出大剧毒术,一道九色毒光冲天而起。

漫天毒光,又一下散成亿万光点,一下都冲了出去。李兴等人也随后跟出,见光点随风飘散,四方上下地漫延开来,整个天星门顷刻间就被光华包裹了。

此光点在李兴的控制下,并不会伤害到生灵,只是被用来寻找毒源。大剧毒术对毒的感应最为敏锐,可以轻易就毒源。

果然,没多久众人就看到大量的光点,朝一个方向汇聚而至。李兴第一个赶去,人到现场,就见池塘蹲了一只西瓜大的五色毒蛙,鼓着水泡眼,正“咕咕”地叫,大量的光点都落到毒蛙身上。

李兴冷笑一声:“雕虫小技!”施展大剧毒术,直接笼罩下去,“给我出来!”

九色毒光霎时包裹毒蛙,锁定四面八方,不让它逃走。毒蛙之中,传出一个阴冷恶毒的声音:“在老祖面前玩毒?不自量力!”

“轰!”

巨蛙一下子爆炸开来,五色毒光冲击出来,威力不凡。毒光之中,有一尊虚影,想借机冲天而去。

李兴哼了一声:“你走得了?”

先是一下收了爆炸的毒光,然后九色毒光凝聚成一只万毒大手,往上一抓,就把那虚影抓住。虚影身上“滋滋”声响,那是被李兴的大剧毒术毒伤的现象。

“好强的毒力!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惨叫一声,咆哮连连。

李兴冷笑:“太虚门李兴,你又是谁?好大胆子,敢到天星门撒野!”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九阳邪君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九阳邪君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