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战国之平手物语 > 第七十八章 日行16公里的驰援

第七十八章 日行16公里的驰援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收到德川家康求援急信之后的第二日下午,平手汎秀慷慨激昂,力排众议,定下“义不容辞”的方针,率领军队毅然向东进击。

只留下少数人监视刈谷城的水野信元。

由当前驻地前往滨松城,全程约七百町路程(70公里)。按正常行军速度需要三日,如果是急行军的话,两天就能到。

但平手汎秀思考了一番,出于对武田信玄这个对手的尊重,保持了一贯“大胆发言,小心用兵”的优良传统,不容置疑地命令各部队,每日向前移动一百六十町(16公里),确保五日之后到达目的地即可。

至于滨松城会不在半路上就失守嘛……

“德川三河的为人,我素知之,他言出如山,说是能再坚持十日,就一定不会少于十日。尔等不需有丝毫疑虑。所以我军务必要戒骄戒躁,稳步向前,方才对得起德川三河大人的奋战啊!”

——平手汎秀是如此解释的。

当然这并不足以令利益相关的人信服。

德川信康就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急得如火烧眉毛,仪态也就不怎么顾得上,说了些“就算阁下推托,吾一人一枪也定要驰援滨松城”之类不合时宜的狠话,作势就要先走。

对这种无礼行径,家臣们和附属国人们都纷纷感到气愤:咱们刑部大人最是急公好义,嫉恶如仇,向来与逆贼势不两立,只是担忧兵戈凶险,行事稳健一些罢了,此乃老成持国之举,如何能说是“推托”呢?

不过平手汎秀却只笑笑:小儿辈不懂事,何必苛责?

此所谓海纳百川,虚怀若谷是也。

但河田长亲与虎哉宗乙走通了冈崎城的上层关系,然后筑山殿、石川数正出于种种目的,一起出面劝住了德川信康,平岩亲吉则想办法联系滨松城,询问家康的意见。

他们当然也有道理:“主公若是终究难以救援出来,我家总需要有个应急的章程曲调才是,决不能一夜之间让人心散了。”

据平手汎秀的见闻,三河的许多中上层谱代武士,对此其实是非常乐见的。

大概是因为德川家康精明强干,外宽内严,御下有术,任人重贤,启用了不少外乡人与寒微之士,令混资历的“子弟兵”十分难受。相比之下,他儿子则显得轻信于人,很好忽悠——不对,应该说是“仁厚仗义”。

德川信康本是满腔热血一心杀敌救父,结果被母亲与老师一忽悠,又没了主意,不知该快还是该慢,只能跟着平手军的步调,保持在前方稍南处。

至于织田信忠,他的积极性比平手汎秀还要更低上许多,要不是面子始终挨不过,可能就缩回去尾张甚至美浓,不打算过来了。

包括下面的家臣,也都缺乏战意。

这倒不能完全怪他们见死不救或者畏敌如虎。

连续作战,胜少败多,自春后开战以来两三个月内,织田家的直属旗本兵力减员十分严重,当前可战之兵恐怕不到一半。

尾张国众能力不太可靠,美浓国众立场值得警惕,况且这俩各自也有不少的折损。

南近江、北伊势等级,自保尚且存在压力,只能是名义上还从属听命于织田信忠,实际提供不了一兵一卒。

反而平手汎秀还贴了些人到那些次要战线去支援。

(第五十章中,带兵支援北伊势的将领,写作了中村一氏,但我却记作了一门众野口政利,此处产生了前后矛盾。后文一律统一为野口政利)

总之就是说织田信忠的情况十分不妙,理论上,不管德川家康再怎么危险再怎么紧急,都是有心无力,没法帮忙的了。

然而有平手汎秀这“急公好义,嫉恶如仇”的榜样在侧,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就太丢脸了啊!

于是织田信忠拆东墙补西墙,抽出来二千多生力军来,又从尾张、美浓国人众中,各取千余兵,凑集五千军势。

带队的是唯一一个请缨的重臣,池田恒兴。

然后强行把刚成为平手家女婿的佐佐秀成拉去当了副将。

如此,不管是战阵中相互照拂,还是后面论功行赏,平手汎秀总要给点面子。

其他人就留在尾张休整了。

这番周折花了两天功夫,所以也比平手军迟了两天出发。

可是,那池田恒兴竟像是十分积极请战,脚程颇速,只花了两天时间就追上来了。

此时,平手军正隔着百多町(约十公里)距离,与武田的围城部队对峙。

……

趁着这段时间,平手汎秀抽空过问了一下狙杀土屋昌恒时的实际情况。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本来没啥干连的可儿才藏非常坚持“线膛铁炮瞄准距离不可能超过一百二十步”的观点,铃木秀元在其鼓励(胁迫)之下也站了出来。

然后平手汎秀找了十三四个熟悉铁炮的亲卫兵,在河边做了几次尝试。

全都持着优选的特制铁炮,分别在不同的距离上一齐射击,以直径三尺的大竹筐悬挂起来作为靶子。

结果出人意料。

二百步的距离上,每人各发一弹,仅有一人侥幸中的,擦到竹筐的边缘。

百六十步,有一人射中靶子中心,一人打到外环偏左。

百二十步,仍然只有区区三人中的,包括一个将将擦到的。

再移近至八十步,终于有七人射中目标,可算是过了半数,场面没有太难看。

如此说来,铃木秀元带人接近到百步之内,再行射击,确实是正确的决定。真的如平手汎秀所言,在三百步距离以外的话,那命中概率可能跟中彩票头奖差不多。

亦即证明,膛线这玩意儿的作用,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但平手汎秀亲眼看到,“春田屋”试验时,田付景澄在百五十步内有七成命中率,两百步内亦有三成左右,所以才相信了“三百步外仍有一定可能命中”的说法。

这就很尴尬了。

立即写信问询此事。

数日后在行军途中收到回复,田付景澄坦诚,他自己对铁炮的内部构造,膛线的刻画,火药的配比,以及靶子的位置全都反复钻研,了如指掌,才能做到神射,普通士兵是不太可能接近这种水准的。

再者他作为“御前试合”的冠军,射击技术也的确远超凡人。

不过这也是为了“在刑部大人面前展露最佳表现”,总不能说是有罪吧?

显然在小作坊为主的时代,大家还没有形成“制式商品”的意识。尽管“春田屋”已经朝那个方向在努力了。

考虑到这一点,平手汎秀没有太过苛责,只提到将来武器试用需要更严格的流程,模拟战场的真实情况,而不是窝在实验室里创造理想结果。

这个制度改革,一回去就要实施。

无论怎么说,比起普通铁炮三十步之内才值得瞄准,五十步就完全看天吃饭的情况,还是好得太多。

铃木秀元违反军令的事,只训斥了一下,没落到实处。

也没法落了——池田恒兴带着五千织田军急匆匆追上来,第一时间就来求见。

他还特意拉上了佐佐秀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只有见一见了。

正巧先行的斥候队折返回来,探明了武田军的大致布置。

现在平手麾下联军二万三千,加上织田军五千,冈崎军三千,位于滨松城西北方向,约十多公里处,背靠着高一千多尺的三岳山,前方有宽十余步的小河相隔,占着地利,倒不怕武田军攻打过来。

但在战场另一边,武田大军不仅牢牢围住滨松,并且还有余力展开阵型,左右两侧都有延伸出去的部队,感觉像是摆好了口袋,等着围点打援似的。

这就有些麻烦了。

武田信玄可以静待滨松城耗光士气弹尽粮绝,平手汎秀却不能坐视德川家康败亡或降伏。

然而主动进兵也是很麻烦的,翻过面前这条小河,再往前走,直到海边,几乎遇不到任何的山川阻拦,是一片平原坦途,只有非常容易跨越的小山丘和小溪流了。

这也就是远江一国用以种植粮食的肥沃土地了。

“三河人去打仗,远江人种大米,骏河人整日高歌”的说法便来自于此。

数量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在如此毫无遮蔽的坦途上去进攻以野战能力著称的甲信军团,怎么看都不太明智。

平手汎秀思来想去,还是得以场外行动为主,同时不得不做好德川家康保不住的心理准备。

接着池田恒兴与佐佐秀成进来了。

平手汎秀便讲大致情况分享了一下。

池田恒兴仔细听完,丝毫没反驳,十分爽快拍胸脯说到:“但有用武之处,请刑部大人尽快吩咐,鄙人唯一愿望,是能身先士卒,站在与武田逆贼厮杀的最激烈之处。”

平手汎秀听得诡异,连忙劝阻:“您身为五千军势之主,恐怕不宜涉险。”

池田恒兴果断摇头:“我知道尾张军近来的战力不足服众,但这次我们精心挑选,还请刑部大人信我一次。”

听他话中,颇有慷慨悲歌之意,隐约竟有些死志在里面。

闻之平手汎秀不由惊叹。

再仔细一看,池田恒兴伤口新愈,衣襟和袖口还露着纱布,面色亦是有些苍白,但整个人却呈现出一副决心已定,不容置疑的气质。

令人颇为陌生,亦不知如何去反驳。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战国之平手物语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战国之平手物语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