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推荐 > 大明文魁 > 一千一百一十章 运筹帷幄

一千一百一十章 运筹帷幄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完美世界吞天记重生之最强剑神穿越火线逆鳞遮天一树擎天执魔

东厂,又称东缉事厂,在大明朝对于文武百官而言一直是威风八面的存在。

东厂的势力,在刘瑾,魏忠贤二人手上达到了巅峰。

在明人笔记里有一则记载,说的是有五个人旅居京城,一人醉酒大骂魏忠贤,其余四人吓得不行,劝他不要乱讲话。

那人冷笑道,魏忠贤虽然厉害,但他又不在这里,难道还能剥了我的皮吗?

过了一会,东厂的人冲进来,将五人都拿了带到东厂。外表忠厚的魏忠贤笑咪咪对哪个骂自己的人说,你不是说我能剥你的皮吗?

结果此人真的被魏忠贤剥皮了,其余四人吓得魂不附体,魏忠贤见了哈哈大笑,还一人给赏了五两银子压压惊。

东厂势力之大,有此可见一斑。

不过东厂也不是一直这么牛在陆炳势大时,东厂就算是个屁,那时候厉害的是锦衣卫。

因此‘厂卫’这大明双璧,什么时候厉害不厉害,主要看天子肯将手中的权力分给他多少!

现在东厂的番子,都是由锦衣卫出任,而东厂座主,称为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寺人。

现在林延潮站在东厂门口,他的手下打了东厂的番子,对于东厂的番子而言,几时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啊,就算你是堂堂尚书,却也是不行。

在我们东厂几百个番子面前,你就两三个人,你当我们都是死人吗?更何况对方要将东厂天翻地覆,这口气简直太嚣张了。

有一些番子都是有‘血性’的人,别说你是尚书了,等他们要冲上去时,却为旁人拉住。

“不要命了?”

“怕啥!俺一命换一命!”

“你要拉着全厂的人陪你一起死吗?”

“为啥?”

“那是林三元!”

林延潮目光扫过,在场的番子们都是下意识的避开。

“一!”

林延潮伸出一根手指,清冷的声音回荡在东厂衙门的门口。

方才被打落牙齿的番子校尉,脸上抽动几下,脸色铁青。他心想,没有如此跋扈,此人还是个文官,如此下去东厂以后都不要开了。若是林延潮好言相商,他还说不定融通一二,但现在死也不能开门,否则张鲸第一个会打死自己。

对方刚要说话。

“二!”

林延潮的声音也并非如何严厉,这名校尉见他的神色,然后道:“林部堂真是好大的官威啊!可是林部堂官威在会同馆摆摆无妨,在礼部摆摆也是无妨,但这里是东厂,我们东厂只有一个主子那就是当今圣上!你们文臣无权喝令我等。”

“三!”

这名校尉强横地道:“林部堂,你这一套没用的,如此手段我见了多了,你就算数到一百也没用!再说了督主也不在。”

“九!”

“林部堂!”这名校尉威胁道。

“十!”

林延潮根本没亿欧多数,反是平静道:“看来我是白数了,真是耽搁了不少功夫。”

东厂校尉:“林部堂你要作什么?”

林延潮道:“今日之事本部堂自当解决,来这里只是给你们督公一个台阶,你回去告诉张鲸一声,让他给我等着!”

林延潮说完当即转身就走。

这名东厂校尉此刻心底已是后悔,对方干脆利索没有半点犹豫,这可不是仅仅口头威胁而已。

但其他番子却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们初时见林延潮阵仗极大,那副态势仿佛要拆了东厂一般,但见他在门前从一数到十后转身就走,也没见他有如何举动。

这一幕倒是反差极大,有些虎头蛇尾。

于是有人嬉笑。

“我就知道这些文人,只会口头杀人,真要他动手一点也不敢的。”

“唬人谁不会!就让林三元数到一千一万又如何?”

“前一刻喊打喊杀,后一刻任打任杀!哈哈哈!笑死俺了。”

笑声从背后传到林延潮耳里。林延潮闻言脚步微顿,展明已是大怒,林延潮自任部堂以来还从未被人如此嘲笑过。

林延潮却不动声色当即道:“立即回衙,另外替我送一封书信到申府。”

说完林延潮从袖中取出一封信来给展明,然后坐轿回衙门。

而此刻礼部衙门里,众官员都是翘首以盼。

但见林延潮回衙后,众人都是迎了上去:“林部堂如何?”

“把人救出来了吗?”

“东厂肯放人吗?”

但见林延潮拱手向四面一揖然后道:“林某空手而回,实在是让诸位失望了!”

“这怎么可能?连林部堂都没有将人要回?”众人惊疑道。

“那么还有谁能将人救回?”

但见林延潮一脸愧疚的样子,陈济川则愤愤不平地道:“是啊,东厂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我家大人请张鲸一见,但他们不仅不让见,而且还出言不逊,完全没有将我们官员放在眼底。”

“连我们家老爷东厂尚且如此,就更不知那些被押的举人如何了?”

林延潮摆了摆手道:“不要说了。”

这时候赵南星愤然起身道:“走,我们去皇城那哭谏!我就不信张鲸会一手遮天!”

赵南星一出头,这边于孔兼,姜士昌,安西范等人都是群起附和。

而杨道宾,袁宗道他们也是看着林延潮,林延潮一句话他们就一起去叩阙。

林延潮负手而立,却没有说话。哭谏肯定是行不通的,拿下张鲸不过是皇帝一句话,哭谏就是百官集体打皇帝的脸。

这与当初逼太后还政于天子完全是两回事。

林延潮沉默之际,赵南星催促道:“部堂大人,大家都在等你示下。”

林延潮暗叹,赵南星的政治经验还是差了一些,虽说他在官员中很有号召力。

林延潮当即道:“我们不知张鲸是否隔绝了内外,能否让我们见到天子,若是我们叩阙,被张鲸等人蒙蔽圣听,那么一个沟通不明,无人在御前替我们解释,此举就是犯上作乱了。”

赵南星欲言又止,林延潮看他的神色,他知道宫里有大替顾宪成,赵南星撑腰,所以他们不怕没人替他解释。

但此事他又不好与林延潮明言,勾结内官毕竟是一件很令人不齿的事。

这时候姜士昌咳了一声向安希范使了眼色。耽美小说推<荐<www.dmxsTJ.coM

安希范上前焦急地道:“恩师,眼下都火烧眉毛了。学生不怕死,学生愿去叩阙申诉!”

林延潮淡淡地道:“我的话你听不懂吗?”

林延潮一言之下,安希范面上顿时羞赧,退到一旁不敢再讲。

姜士昌,于孔兼见安希范一言被林延潮劝退,众人都不敢再说,堂上诸东林党成员都是沉默,而袁宗道他们都是林延潮心腹,没有林延潮的话,他们更是一句话都不会说。

现在林延潮坐在堂上,众人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也只能陪着他坐着。原来吵吵嚷嚷来的一帮人,在林延潮几句话下,反而都是闭嘴。

现在的礼部公堂上反而是奇怪了一片平静,没有人敢说一语,甚至连低声交头接耳的没有。

过了片刻,展明已是赶来在众目睽睽下,给林延潮递了一张小条子。

众人都是伸长了脑袋,心想难道林延潮举棋不定,都是在等这张小条子?

林延潮知这小条子是申时行给自己的,他当堂拿起小条子看过,然后递给了一旁的徐显卿,低声道:“元辅的条子。”

林延潮这话只有身旁的徐显卿,赵南星二人听到。

二人听后,神情都是一凛。徐显卿听说是申时行的条子恭恭敬敬地接过阅后递还给林延潮,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然后林延潮又递给赵南星。

赵南星没料到林延潮肯将申时行的条子给自己,他拿起一看,条子上面只有简短的一句话‘吾杜门谢事,找许阁老!’

赵南星拿着条子道:“许阁老此刻分明在锁院之中,身边都是锦衣卫,我们如何接近?”

林延潮道:“不,许阁老今日已是转到了贡院之中,此外还有正卿朱部堂,晚上我们礼部还要在贡院宴请内外帘官。”

听了林延潮的话,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于孔兼,姜士昌一并道:“部堂大人,我等一起去贡院请许阁老出面吧!”

“由阁老出面,天子必然不会怪罪。”

说完后众人都是看向林延潮,今日之事是一场极大的风波,一个不小心很容易转化成官员与皇帝的冲突,如何化险为夷,如何力挽狂澜,都十分考验一名官员的手腕,以及平素的智慧。

林延潮面色有些苍白,那是因为这几日他生病的缘故,但神情却是镇定,从容不迫,踱步寻思时安步当车。

对于徐显卿,赵南星而言,他们若与林延潮易位而处,面对这等局势,平心而论此刻多半是束手无策的。

但见林延潮道:“不急,再等一等!”

“等?”

“等什么?”

官衙里再次恢复静默,林延潮坐在堂上,他们不知林延潮在想什么,也不知他在等什么。

但是他们唯有继续等下去。

有过了片刻,这时候外面小吏前来道:“启禀部堂,宫里的中使到了门外!”

众官员对望一眼,都不知发生了什么?天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派中使来到礼部。

“来的是哪一位?”

“都知监太监孙隆。”

高淮原来是都知监掌印,但高淮被贬南京之后,张鲸在都知监里安插了自己人手。

而这孙隆是林延潮的老熟人了,同时他也是张鲸的心腹。

孙隆在这个时候来礼部衙门作什么?

“请!”

孙隆进入大堂后,见这么多官员聚集一堂不由讶异,正要发问却给林延潮先道:“孙公公来礼部有何公干?”

孙隆笑了笑道:“当然是奉了圣命,林部堂,这里这么多大人聚着作什么?”

林延潮道:“孙公公,是本部堂问你话,还是你问本部堂?”

孙隆闻言神色挂不住,看了林延潮一眼,慢慢气势弱下来答道:“林部堂好大的官威,礼部奏请同考官的题本,陛下已是批了,还请林部堂召齐同考官的人选,一同随咱家赴贡院吧!”

说完孙隆将天子批复的题本奉上,林延潮阅后道:“此事恐怕本部堂办不到?”

“什么?林部堂请再说一遍!”

“本部堂办不到!”

孙隆向四面官员道:“诸位大人都听见了,林部堂竟公然违背皇上的旨意,不知是谁给他的胆子。”

林延潮冷笑道:“胆子大的人不是本部堂,而是另有其人,”

孙隆哦地一声,袖子一拂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违抗陛下的圣命?咱家奏请陛下杀了他的头。”

林延潮点点头,对众官员道:“诸位,孙公公的话,大家都听到了。”

徐显卿等人都露出莫名的笑意一并附和道:“回禀林部堂,我等听到了。”

孙隆意识到不对,反问道:“林部堂这是怎么回事?”

林延潮道:“正要告知公公,这阻拦会试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钦命提督东厂寺人张鲸,我们礼部题请的一位同考官,被东厂扣下,此外还有二十多名同赴会试的考生也被一并押在东厂。”

“礼部昨日今日都派人至东厂,东厂却都未答复,甚至本部堂亲去,还被奚落而归。我等聚集在此,正要准备去贡院求主考官许阁老出面主持公道,眼下既是公公请了圣谕来了,正好与我们一起去见许阁老,分说此事!”

孙隆大惊失色,当即道:“这怎么可以,咱家怎么可以听你使唤。咱家是皇上的人。”

林延潮走到孙隆身前拉住他的手冷声道:“这恐怕容不得孙公公你了。”

然后林延潮向身后道:“列位大人,我们一并陪孙公公去贡院求许阁老主持公道!”

赵南星,袁宗道等人是一片轰然叫好。

袁宗道心底此刻对林延潮佩服的是五体投地,什么是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

林延潮的笃定是来自他的算无遗策。

圣命没有下,他们去贡院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许国完全可以以考官回避制度,避见任何人,就算见了,也未必肯为他们出头得罪张鲸。

但现在林延潮圣命在手,与这么多官员一并再去贡院就不一样了。至于孙隆当然不能让他走,走了让他给张鲸通风报信怎么办?

袁宗道此刻心底对林延潮佩服得五体投地,心底更是爽快至极。

至于赵南星,于孔兼他们也见识了林延潮手段的厉害,对方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将局面给控制在手中。
下次阅读请到百度搜索【大明文魁 耽美小说推荐】即可阅读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章节错误?点此举报